Freedom is not free
逻辑,思考,科学。。。

看图说话 从开发商的角度 闲聊神州房市走势与“鬼城”的产生 11-13

—-以下文章内容来自网络,作者为骑白马的农民。不代表本人观点。侵删。—-


11.【二鬼子】

楼主本是闲聊,所以本来没个点,都是啥时有空想到哪里说到哪里。感谢涯叔让更多同学看到,不过就算说书,也分个一三五登场二四六休息,所以同学们也不要太催楼主,反正慢慢更着就好。

今天周六,资本主义花花世界,大家懂滴。所以楼主简单说点。上次说到拖-拉-机,这个不能细说,跳过就好。但是拖-拉-机的影响,却是很大。当年的大流氓,包括世界政治,还没有这么“民粹”,小布殊他爹之流,还是一副“铁肩担道义”的伪君子模样。不像现在黑皮,有奶就是流氓。所以对于神州,“海外敌对势力”采取一系列诸如“武器禁运”“经济制裁”等等流氓手段,大大挫伤了改革春风的布局。

怎么说?其实当年经过血流南疆的投名状,神州已经开始和大流氓眉来眼去,暗通曲款;典型的就是“黑鹰”,大流氓能把当时最先进的设备供给神州,充分解决当时神州高原地带的直升机配备,本来神州计划装备上百架,结果第一批搞完,就曳然而止。大流氓又坏,东西都是好的杠杠的,神州想山寨,30年过去了都还山寨不出来。只能回头又去找老毛子的傻大粗,毛子的傻大粗,好处就是拿来就可以山寨,技术含量低。当然性能如何,08年地震一览无余。

所以春风之初,是否一定要“价格闯关”,各种说法,包括老爷们内部也几派意见,但是最终还是实施了。老实说当年忍一忍,并非不是坏事,但老爷们的算盘打得精,当初一拍脑子搞出来的大生产大积压,统统甩给屁民消化,二来这几年来屁民多少都有点积蓄,洗洗更健康,有利于资金回笼;至于啥“价格放开”“取消双轨”,都是场面话,30年了,“发改委”该垄断的价格一样垄断,实质就是老爷们吃不得一点亏。

只是老爷们没估算到,最终一系列连锁反应,闹到需要拖-拉-机来解决,这下大流氓翻脸,投名状也打了水漂。但是改革春风的布局还要继续下去,怎么办?最后还是靠两个帮忙,一个是鬼子,小日本;这个不费神多说了,日后自有报应。一个是二鬼子,哪个“二鬼子”?——–香港和台湾。

拖-拉-机之后,以前连先进武器都可以提供,现在几个镚子都管得死死的,彰显大流氓翻脸不认人的嘴脸。但改革开放招商引资,总要人来捧场鼓掌不是?于是南巡、画圈,目的很明确,眼巴巴指望着香港和台湾。点解?当时说起来都是自家人,“血浓于水”,而且毕竟是经济自由地区,和大流氓们牵扯不多。再说当时香港台湾经济,都是制造业为主,咱神州现在大把廉价劳动力等待开发,多少也是个吸引。

所以当初来的的“外资”,其实绝大部分就是港资和台资,等于义和拳时期的“二鬼子”。高科技没有,但是资金、流水线、生产质量、管理经验这些东西,还是大把带过来帮衬来了。富士康之流,现在还雄霸神州生产流水线,可见单就是这些,都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替代的。

平心而论,当年港商台商,确实逐利而来;神州大地,确实也稀缺这些资源;所以说两边一拍即合,也是双赢。至于后来神州不光血汗工厂,其它两驾马车也起来了,就有点财大气粗的感觉,不经意间“港商”沦为“港灿”,没了“中央”就会“香咗”,倒也见证时代沧桑,翻脸如翻书。

 

12.【海南岛】

楼主啰哩啰嗦的扯了一页多,终于要讲到楼主的本行房地产了(好鸡冻)。本来打算一上来就拿这里开讲,但是神州老爷们的“大棋”,都是一环扣一环,好像毛衣扯线头,扯起来就多了,所以要理清楚神州房地产的起源和发展以及未来的展望,就要扯远一点。不过还好,一般这类帖,以前五毛傻粪们总要来表演智商,这次看下来,同学们回复都还干净利落。大概因为楼主说的这些东西,小年轻平时从坏球粪报听都听的少,只知道撅起核平宇宙真理。再说楼主虽然说话皮里阳秋,但是说的都是事实,一不造谣二不梦游,事事有据可查,傻粪们想反攻,估计也是牛啃南瓜无从下口。

上次说到招商引资、南巡、画圈、眼巴巴望着“血浓于水”,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词【特区】。当年改革春风,先搞“试验田”,厦门、汕头、深圳、珠海一字排开,等着邪恶的资本主义试验。题外说一句,时至今日,不少人说香港不是靠着大陆就怎么怎么样,其实看当年的四块“试验田”,厦门拿得出手的就是大飞生意,珠海不过赌客们一个中转站,汕头就不说了,旁边都成了甲基苯丙胺生产基地,就深圳长得像个人样,点解?前面说过了,大家自己复习。真到香港出问题,经济衰退,对神州有多大影响,脑补一下就清楚(前提有脑)。

还是说回海南建省,从广东分离出来,成为神州最大一个“特区”。这个“特区”又要特什么?还是“试验田”,神州反正除了“民-主试验田”是喊口号,其它啥“土法炼钢”“亩产万斤”“斗私批修”“文攻武卫”等等各种试验都在屁民身上做过一遍了。88年海南成立特区,第二年拖-拉-机咱不谈,等到90年,风波平息,重新开始着眼经济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》出台,正式拉开神州房地产行业序幕。

90年以前,神州土地模式虽然都是“国有”,农村就不说了,现在还那样;城镇里面,群众们要住房怎么办?划拨。例如X单位人员太多,住房不够,就去给土地管理部门申请,“划拨”一块土地盖宿舍。宿舍改好,按资排辈,俗称分房。房当然不是你的,组织的,只不过你租住而已,每月组织从工资里面扣房租。到了90年,开始城镇“国有土地”转让,招拍挂,市场化,神州开发商们终于粉墨登场。

前面说了,神州的房地产,刚开始从土地“招拍挂”到“卖楼花”,一条龙接盘的香江模式。这香港地产,本身就是世界房地产业里的龙虎药,生猛无比。老爷们虽然自打东方红以来,几十年都没接触过这土地市场化,但是对香港这个东东,还是不明觉厉,估摸着先搞块“试验田”,看看效果。哪块?海南岛。

老爷们选海南岛,老实说这步“大棋”楼主至今也没琢磨透,按理海南孤岛,本来人口就少,人口少,自然住房需(刚)求(需)就小;经济也欠发达,在这个人口稀少的岛上大搞房地产试验,这不存心搞一个地产泡沫爆炸的核试验场??

事实就是,试验开始,海南岛一夜间涌进数十万人,做什么?开发房地产。要知道当年海南岛的本地人口才600多万,还不够现在一个城市多。一下来了几十万“开发商”,大街上丢一板砖能砸倒几个楼主同行。最高峰海南岛上光房地产公司就有两万多家,等到南巡时候,伟光正向神州传达了《学习邓-小-平同志重要讲话的通知》,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,一时岛上人头攒动,盛况空前。

其实这几十万“开发商”,都是些什么成分?肯定里面没啥屁民,屁民们前两年抢彩电都搞得元气大伤。一般三类,一类先知先觉的有为青年,如现在粉粉粉丝特特别多的潘潘总,一类就是各类党政军单位机关特派代表,还有一类,跳过不说,说了封帖。

潘潘总他们就不说了,其中情节大家耳熟能详,单说这个党政军代表,哪里来?神州各地单位机关,点解这些人跑来当“开发商”?原因很简单,价格闯关,物价膨胀,但是老实说,毕竟邓大人陈会计这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经历过当年(再次注意是当年)“打老虎”时期的法币金圆券,知道这印钞机开太猛,洪水滔天。但是物价飞涨,内务府六扇门各级军头,总不能不涨工资吧,涨工资,财政没钱,怎么办,欠着。90年代初,神州确实陷入严重财政赤字,拖欠工资,最典型的就是臭老九。

财政赤字,又不想乱开印钞机,怎么办?再复习当时一个专有名词【下海】,不光行政机关,连军队,都放到社会刨食,“自筹资金”。所以这里一大部分,也就成了当年海南试验田的生力军。至于后面的情况,就楼主下次得闲再聊。

 

13.【住房制度改革】

1992年,那是一个春天。春天的主要体现,就是学习《重要讲话》。《重要讲话》哪些重要?楼主身为开发商,当然觉得“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”最重要。话说这住房制度为啥要改革?可能好多同学都还不清楚,这里先理一下。

改革春风,刚开始还是高举计划经济,深挖劳动生产力,挖出问题,最后价格闯关,痛定思痛。发现咱无产阶级革命家,搞阶级斗争拿手,搞生产技术不是强项,怎么办?前面说了,一是招商引资,让披着外人皮,实质还是中华儿女的“二鬼子”们来投资经营,二是放开私有经济,让屁民自己改革创业。老爷们的玲珑心思,无非两点,一来政治牌面漂亮,改革春风,“计划经济”转型“市场经济”,哄哄大流氓;二来以前那些炒瓜子开餐厅维修钟表的零碎活计,本来老爷们自己经营就繁琐,还不如放开市场。顺带立几个“年傻子”这样的标杆,告诉屁民,改革春风,“个体户”光荣,只要努力,你就是“万元户”,我看(等)好(着)你唷!!以前就是大批“待业青年”闲得慌,正好顺势推进社会自己刨食;体制内部,也鼓励“下海”,停薪留职,压缩财政开支。总方针就是任由屁民们自己折腾,老爷们只管从中水抽足就行。

当然,任由折腾也是有范围,像土地石油电力烟草这些稳赚不赔的油水,老爷们还是攥在手里自肥,美其名曰“国家经济命脉”。石油电力就算了,大烟也是“国家经济命脉”?说来搞笑。所以这个“市场经济”,哄屁民容易,哄洋人难。神州一直眼巴巴指望一个世界市场经济地位,大流氓们就是不买账,实在死脑筋。

既然放开私有经济,那么问题来了:前面说了,以前神州民众要住房,那是单位分配。“单位”这个东西那年代很重要,要是没单位介绍信,你出门连招待所都住不上。往简单里说,就是农村靠户籍,城里靠单位,把屁民们一辈子固定在该在的位置上,免得你们随便窜访出乱子。现在“个体户”多了,哪来单位?没单位,怎么分房?总不能一个个体户都“划拨”一块城镇土地吧?于是“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”,推出给钱就能买的商品房,势在必行。

回到上次说的,商品房,开发商,挂拍土地,试验田,海南特区轰轰烈烈搞起来。神州几十年搞“试验田”都有个妙处,楼主总结就是“得咗伟光正,衰咗屁民认”,稳赚不赔。所以海南建省,搞房地产开发,估摸老爷们是想摸一下香江龙虎药的套路,威尔刚,推行全国,不合适,及时切断,孤岛一座,预计起不了大风浪,揣摩当时老爷应该是这样的心思,不然实在不好解释。

结果没料到这香江的“炒楼花”,威力太大,话说这“炒楼花”,霍爷开创的功夫,本家迷踪拳没练好,这个套路倒练得大杀四方。威力大,就有点失控,有人就开始钻空子,哪些人?跳过不说,说了封帖。一下好端端的演练套路“试验田”,搞成了“击鼓传花”快乐大本营。怎么说?刚开始,土地招拍挂,开发商拿到就去画图纸,搞审批,住房预售卖楼花,拉贷款,本来香江一套拳下来,也不走模样。但不过多久,神州一贯风格,路子就开始野起来,哪些人能野,同学们自己脑补。想想也是,以前勒紧裤带半辈子,就混几盒“高级点心”,现在动辄一块土地一个项目几十成百万上落,神仙也动心。所以搞到后来,已经不是“炒楼花”,图纸画出来,直接抵押给银行,甚至图纸还没画完,项目已经卖了好几遍。前面说了,各级地方衙门机关单位,本来就鼓励下海捞金,这一听南方有“政策春风”,蜥蜴进去鳄鱼出来,无不闻风而动,纷纷卷款南下。

这下好,神州房地产试验田才两年光景,直接试验到爆炸崩盘这一步。到1993年,当时海南岛已经几近疯狂,地不够倒腾,图纸画到海里。连隔海相望的广西北海,也牵扯着一起发大财。最后泡沫爆裂,一地鸡毛,海南岛现在经济都还没能完全走出这20年前的核试验阴影。广西北海,就更惨,不要说经济复苏,现在基本就是“三级五晋制”的天下,灵长类生物的另一座智商试验场。

至于海南地产泡沫具体如何破裂,造成多大影响,一气讲不完,楼主先休息了,下次接着讲,【北海不是上海】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裆指挥枪 » 看图说话 从开发商的角度 闲聊神州房市走势与“鬼城”的产生 11-13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