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eedom is not free
逻辑,思考,科学。。。

看图说话 从开发商的角度 闲聊神州房市走势与“鬼城”的产生 21-23

—-以下文章内容来自网络,作者为骑白马的农民。不代表本人观点。侵删。—-

21.【老爷的猫】

前面有同学提到,神州某某《条例》“不可能”出台,这个楼主不好说。不好说的原因,在神州,老爷们做事,基本还没有什么“不可能”,什么半夜鸡叫一类,屡见不鲜。但是具体下来到底“可能/不可能”,除了老爷,其他人又是一脸茫然。这种状态很奇妙,怎么形容,用简明点来说,前些年美剧《The Big Bang Theory》火热,科普了一个叫“薛定谔的猫”的东西。你一定要解释老爷们“酝酿”中的这些《讲话》《条例》《通知》什么的,也差不多一个原理。老爷的《讲话》到底出不出,屁民们要亲眼看到“出了”(打开箱子),才算证实。除此之外,屁民们就属于在不死不活的“叠加状态”,大致就是这个意思。所以这种现象同学们也可以简单理解为“老爷的猫”。

举个例子,神州《房产税》,也一直在“计划”“酝酿”“试点”,到底出不出,什么时候出,出来哪些条款?众说纷纭,这个现象就是“老爷的猫”。屁民们一边在算计如果出台将对神州房市如何打压,预计房价将会跌去多少多少;一边又在算计如果不出神州房市将会如何攀升,自己踏空又将如何如何?这种都有可能的“叠加状态”,就让屁民在不死不活中自我煎熬。直到“箱子打开”一看,老爷的归老爷,尘土的归尘土,屁民们这才瞑目。

所以不要看老爷们在外面跟洋人打交道脑子像个白痴,但是对于屁民们来说,老爷的高深手段,用“薛定谔的猫”都算是最简单易懂的解释方法。

那么遇到“老爷的猫”,同学们该怎么办?楼主前面说过,一是紧跟老爷,老爷只会自肥不会自害;而是紧跟李大爷,天塌下来让大爷们撑;实在不行,看见“猫”了,反应比其他屁民快,也算人生小赢家。

聊回到改革春风。前面说到“三产”,真正拉动神州GDP腾飞的三驾马车,血汗工厂、挖矿卖矿、污染企业。血汗工厂前面说过了,对于老爷来说,缓解了不少就业压力,也搞到外汇资金,开局可以满意。但是血汗工厂从利润上来说,就不是那么乐观。原因当初老爷们招商引资,总要开些花头哄哄,不然就算“二鬼子”,也不是傻到抱着票子就进来。花头无非免税减税,划拨土地,提供配套一类,这样一下来,老爷能抽到的水就少了。再说事到后来,神州刁民们也学乖了,出洋跑一趟,什么开曼群岛维京群岛,老爷们听都没听过的邪恶地方注册个公司回来,也算外资企业享受福利,吃老爷豆腐,典型的如度娘,不知道什么是度娘的同学,请自己度娘。

所以老爷们要深挖创收,还得自己亲自下力。“二鬼子”们通常带进来的,还是轻工业为主,什么制衣制鞋,玩具箱包,富士康贴牌加工,已经是“二鬼子”里面的高科技;重工业一类,“二鬼子”没这个技术,力有未逮。这个正宗鬼子倒是有,但是小鬼子不是东西,只给神州什么冰箱彩电技术,汽车摩托发动机,都不给一台,修个钢厂,还是只出粗钢的。这边又和大流氓闹翻了,“经济制裁”,所以神州这方面工业严重短板,想要赚大钱,只能“不走寻常路”。自己地下埋的,国际市场缺啥挖啥;邪路国家严格管制生产的,自己能怎么生产就怎么生产。顺带一提,像冶金化工一类企业生产,主要就是用水需求大,排污治理成本很高,所以邪路国家生产出来价格高。神州走正路,就简单得多,用水直接抽,排水直接排,再出点如“紫金矿业”一类的事故,沿海糟蹋差不多了,现在纷纷向内地迁徙。但是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,开场建厂,老爷进村,就不像以前那么隐蔽,各地因大型化工企业而出现“群体性事件”日渐增多,也是这个原因。毕竟涉及子孙,“为了孩纸”,屁民再怂也是人。

因此神州现在经济发展陷入“瓶颈”,“增速放缓”,也是大致三驾马车开始熄火:血汗工厂,由于劳动力成本攀升,加上工厂土地等价格暴涨,优势不再;挖矿卖矿,多地已经挖到千疮百孔,而且毕竟自然资源有限,不可能持续发展;至于污染企业,雾霾毒水重金属土壤,民间反弹压力越来越大,开个“万国来朝会”都要歇菜几千家工厂,不然广场上合影,对面站的鬼子棒子还是毛子,都傻傻分不清。可见也差不多到了承受极限。老爷们唯一还有的底气,就是这些年神州GDP腾飞积攒下来的票子,所以为了给这些剩下的票子找点出路,不至于捂死在手里,什么“神州马歇儿”之类,也算事出有因。

说到这里,那神州以前大把国有工业企业,也就是老爷们当年拍脑袋生产大量劣质工业品的计划经济时代,上亿的工人阶级,生产产品没人要,产业升级没技术,老爷们还要面临养老等一大堆财政压力,怎么办?老爷们又是工人阶级的先锋代表,总不可能为难工人们吧?不可能?老爷这里有什么不可能?“老爷的猫”马上来了,1992年1月25日,《关于深化企业劳动人事、工资分配、社会保险制度的意见》出台,随后几年,就是大家熟悉的胖子歌手“人生豪迈,不过重头再来”,这个下次再聊。

顺带说一句,人类已经从蒸汽时代,电气时代进化到了电子时代,所以相对工业技术不算复杂,大致一是工艺,一是铸造;工艺例如什么精密机床,要点就是加工出来的产品精细程度;铸造就是材料科学,什么特种钢超导体一类,主要掌握产品的耐用性。这类东西的风向标就是德国小日本之流,前几年神州什么“光伏产业”炒的火热,但是一看小日本没动静,那要明白那是个圈。怎么说?按理新能源行业最来劲就该是小日本,但是小日本没动静,就证明材料上还过不了关。神州敢哄炒,那是圈钱,后来果然由于材料问题,后续能效低下,性价比奇低,最后神州大多“光伏企业”也就剩一摊烂账,例如无锡尚德。

所以现在信息时代,很多东西多收集一些信息,就能做出基本判断。像神州前两年也是让毛毛自干们打鸡血的四代鸡,前几天珠海一飞,加力一拉就是黑烟,就知道发动机还是毛子货。航空发动机就算工业科技中的高端产品,所以神州工业技术如何,很好判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@自由斗士5620 1092楼 2014-11-12 08:08:57
楼主:
读了你文章感觉受益匪浅,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!请问:按照你说的这个风向标,感觉老爷们自身也感觉到房地产发展到了尽头,除了几个一线和人口净流入的城市还能在未来几年保值以外,那么屁民以后除了地产还有什么保值资产的方法?你感觉未来长远看中国是会长期通胀下去还是稳健过渡?中巩能长期逆势皿煮吗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22.【好消息】

楼主难得上午得闲,简单给同学们说个好消息。总体来说,担心神州房市出问题的同学,最近几个月内暂时不用担心。当然楼主的意思只是说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太大价格波动,房价还是会挺着,不过屁民消费力依然疲软。

重心在于刚结束的“万国来朝会”以及将出笼的“神州马歇儿”,“神州马歇儿”是老爷们最近大动作的一个风向标。怎么理解?现在老爷下大棋遇到选择,A点,印钞注水,继续救房市,神州物价这些暂时不考虑,只要不死人都是小事。但是有个问题,参看楼主的【两桶水】,注水太多,会引起汇率问题,呢个就系大事;B点,稳定汇率,甚至不光要停止注水,搞不好还要回笼以前印刷刷的许多票子,至少保证外流的人仔有美元打底,特别在QE终止(甚至面临美元加息),美元强势的情况下,但是这样势必要搞得神州严重钱荒,然后楼市啥的准备开始着陆。

这是个两难选择,不过楼主相信马老板十五年前说过的一句话:玩科技大流氓牛逼,硅谷…啧啧…但玩脑子(点点自己的ET头)…大家懂滴。老爷现在就是要玩脑子,不光跟屁民玩,现在看起来打算做个世界大忽悠。拿什么忽悠,“神州马歇儿”。现在放风号称“一万四千亿美元”走出去,其实手里还有多少余粮,老爷心里清楚。所以这个“神州马歇儿”,大流氓小日本这些精似鬼的东西老爷是不会去碰,专挑见钱眼开的亚非拉穷鬼,目的预期就一个,推行人仔。只要现在外面这些人仔稳住,不光稳住,老爷还要放更多人仔出去,思路还是围绕“人仔国际化”,至少全世界搞出一个亚非拉穷鬼俱乐部,流通人仔,这样老爷们外面这桶汇率水,就稳住了。换句话说,房市也保住,汇市也保住,双丰收,难得看老爷这样算路。

亚非拉穷鬼的诚信风险先不说,反正敢放手接人仔的,也是烂命一条。如果布局顺利,用的穷鬼多了,不定还能忽悠一批世界中产阶级进来。前面说了,大流氓的马歇尔,还有武力保证。所以就可以理解,为什么最近两年,老爷们也在拼命打造“撅起大国”的武力形象。一来给神州的毛毛自干们打鸡血,二来给亚非拉的人仔苦主们开开眼。就像想搞老鼠会,起码毛子家里以前的二手奔驰车先买回一辆,漆巴漆巴,开出去乡亲们面前露个脸。最近几天,拉黑烟的四代鸡都飞出来给大家看了,看起来老爷也是蛮拼的。

这样搞,不是不行,思路山寨的大流氓,印美元,全世界消化。现在老爷就是想印人仔,忽悠亚非拉穷鬼们消化。不过老爷这步棋,走好了,“神之一手”,房市汇市全保住,再苟延残喘几年不成问题,说不定能拖到交班。就算以后人仔出问题,也是国际苦主们先倒霉,嗯,是的,到时候谁家人仔收得越多越倒霉,但是一拉爆,铁定破坏力超过98年东南亚,搞不好棒子鬼子这些都要拉下水,对内可以宣称又是大流氓使坏,人仔崩盘完全和老爷无关,只要政治上和屁民们有个交代,不定还把当年棒子“捐金救国”抬出来做典范,有了比黄金还宝贵的信心,屁民勒裤带就是小问题。

所以老爷近期鼓足劲的什么“FTAAP”(亚太自贸区)“TMP”(神州马歇儿),如意算盘大体就是这样,还有些小动作,就不一一细说了。不过老爷的想法美好,风险也很大,主要本质还是忽悠,就怕大流氓使坏。一来现在大流氓私下拉小帮派“TTP”(泛太伙伴协定),拆老爷的台;二来老爷刚和毛子签下1500亿人仔的货币互换协议,大流氓就把毛子货币搞出了翔。不过对于同学们来说,算个好消息,因为起码几个月内,不能担心神州有什么大的变动,至少缓口气还是可以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S:至于这位同学的最后一点,只要老爷们还有口气,基本不要抱有任何期望。

@asimovedon_ 1127楼 2014-11-12 14:26:25
楼主能不能说说最近香江的雨伞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关于香江雨伞,包括前面也有同学问香江经济衰退的原因,其实现任港督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不能“真-普-选”,因为这样政府政策就会向月入低过1400美元的阶层倾斜。换句话说,香江现在走的就是财阀权贵路线。而香江经济自从制造业北移之后,转型金融服务旅游行业,也算产业升级成功,但是这类产业,就是资本占据利益大头,像金融、地产、酒店这些,以至于中下层民众收入并没有太大改观,使得现在香江年轻人看不到希望,所以走上街头。

其实雨伞们基本代表了香江60%以上的民意,所以才能持续这么久,毕竟中下阶层都还是看得懂利益取舍,香江又不像神州,从小洗脑那么多脑抽。政治上来说,当年神州饿殍遍地的时候,无数人冒死入香江,俗称逃港。这票人吃过老爷们的苦,知道厉害,所以拼死争权,典型如肥佬黎。

对于香江,老爷们颇棘手,主要的楼主说过,搞事搞在脸面上。公然“维稳”是不可能的,而且雨伞们也掐准老爷的经济命脉,像“沪港通”这些,老爷还需要香江在棋局中出力,拖一拖,羞羞答答还是抬出来了,就表明老爷清楚兹事体大,硬气不起来。所以老爷目前对付雨伞,一来看香江自身,以“法治”为由,用强清场,明面上先平息,转入暗战,就是老爷们的强项;二来发动坏球报登喉舌,给肥佬黎等人泼屎,做好文宣工作,起码给神州屁民洗脑。但是香港作为金融港,需要的就是稳定和信心,现在雨伞这么一闹,确实影响很大,前面说了,不管香江金融还是楼市,一有风吹草动,拉爆神州的概率不小,所以继续师母已呆就好。

 

23.【重头再来】

老爷目前下大棋,不想在神州陷入“两难”,那目前“人仔国际化”算是放大招。大龙放出去,按老爷的算路,两只眼哪里找?估计一只毛子,一只港灿。毛子毕竟也是能源输出大国,香江好歹也算国际金融中心,有这两位站台,再加点什么“一带一路”“亚太自贸区”各种乱七八糟,哄得亚非拉没见过世面的鼻屎小国们眼花缭乱,盘算起来起码“做活”不难。但就目前效果来看,开局倒不算太顺利。毛子本身孟浪货智商低,乌克兰打飞机,这下被大流氓抓到痛脚,眼看着老爷刚签下货币互换协议,毛子货币就被搞出了翔。香江这边更不说了,老爷还没落子,就有后生哥跳出来掀桌,中环就是香江金融中心,你说“占-中”没有“背后势力”那是哄鬼,楼主都不信。“沪港通”到期了开不开?开了没脸面,不开气又紧,嗯嗯啊啊拖了半天,还是羞答答的开了。搞得老爷很不爽。“沪港通”用意在哪里,一来炒作新概念,拉动半死不活的神州股市,顺带再哄点屁民票子进来蒸发;二来把港股也纳入人仔蓄水池范围,给外面那桶水增加运行稳定性。这么重要的一步,敢不放个“忠党爱国”的港督看着?所以同学们明白为什么老爷对香江政治要求死都不松口,那是一点闪失不起。

话说老爷这两年来,其实一直在谋求海外投资,给人仔铺路。上任首辅星空君伟业,铁公基,现在神州再搞基下去要出事,迫切需要谋求产能输出。所以现任首辅小强君掌印以来满世界跑,走到哪里都在卖火车皮。结果和泰国刚刚谈好“大米换高铁”,就被拱黄;和墨西哥刚刚签好合同,就被毁约。老爷们神州搞屁民,顺风棋下得有滋有味,出来了,才知道大流氓好手段。

说到底,还是神州老爷们工业底气不够,学小日本当年海外投资产能外放,人家那是技术打头,建厂开工缺了不行。目前世界工业体系分级,最牛逼的,东西你用着就是觉得好使,但是就不知道怎么做,这种多被大流氓专利垄断;二流的,原理你也懂,图纸你也有,但是你就是做不好,例如汽车发动机,这个是德国小日本的强项;三流就是也能做出来,但毛糙,性价比不高,用是能用,谁用谁知道。三流中毛子又要好一点,还可以哄哄老爷和三哥;老爷就只能打爱国牌民族情,哄屁民了。所以档次在此,老爷身在江湖被人撬墙角,也就不意外。

好了聊回神州工业,上次说到神州工人阶级,全国工厂都是计划经济产物,老爷拍脑袋下面搞生产,不愁钱不愁卖,怎么说?工厂原料资金,都是老爷统筹,生产了产品,都是老爷的供销社销售,赚钱利润上缴老爷,生产多少,好不好卖,厂长工人们都不操心,反正工资老爷给,标准革命螺丝钉。对于这个不了解的同学,有资源可以去当一部法国70年代的电影《解放军在巴黎》,其中刻画得颇有喜感。

神州前三十年,物资短缺,肚皮都吃不饱,所以要求也就不要太高,人造革提包上印个“上海”两字,已经是高大上,哄到不少知识女青年。所以计划经济时期,这样倒也没什么问题。等到改革春风,打开窗户,见识了洋货,不管西洋还是东洋,就是好使,屁民们就这点德行不好,物资丰富了,就开始挑三拣四了。神州计划工厂出来的东西,开始滞销,这样就陷入一个恶性循环,稍微了解一点原理的同学都知道,“煤卖不出去所以没钱买煤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最后价格闯关这些就不累述了。关于国营工厂的改革春风,挑几点老爷当时的解决思路聊。

要说当今老爷,毕竟信息时代,又会洋文,还知道在外面搏一搏。当初那批老爷们的阶级斗争脑子刚歇下来,算盘还只会在屁民身上打。简单说,“拨改贷”,这个大约在85年开始。什么意思,举例一家工厂,今年原材料啥的开支预算在50万元,以前老爷们是拨款,工厂生产产品赚了钱利润老爷全部收回去;现在改成贷款,工厂不是要生产原始资金吗?老爷叫银行贷款50万给你,你生产了产品自己卖,利润老爷也不回收,留着下一步循环。这样好不好?当然好,调动工人们当家做主积极性。但是有个问题,当年的老爷们泥脚出身,不要说洋文,数学都不好,对数字没概念。能算的数学题也就像“死了一半还有四亿”,人口八亿,脑子一拍就出来,后来要计划生育,四个生两个两个生一个,前面死光了人口就少了;当年老爷们泥腿脑袋就是这样sometimes naive。

“拨改贷”,没问题,但还有个“利改税”,什么意思,就是工厂贷款生产赚钱了,利润虽然不用上缴了,但是老爷要征所得税,征多少?老爷脑子一拍,55%,同学们没看错,一半多。这个只是所得税,还有其他七七八八名目,刨下来也就剩三瓜两枣,还不如当初缴干净。等一下,老爷家的银行不是贷款给你了吗?你还要还贷款付利息。这些完了,还要养工人。所以这一春风,搞得神州无数工厂连工资都发不出,发不出怎么办,继续贷款,这样层层负债,积重难返,有些一直拖到90年代末。

等到新一代会洋文的老爷掌印,毕竟上海滩出身,经济账还是会算。一把国企工厂的脉,病入膏肓,怎么办?问题还有那些4-50岁老螺丝钉,面临退休养老问题。以前工厂几十块百把块一月拿工资,就图个“国家铁饭碗”,退休清闲,“国家来养老”;但站在老爷角度来讲,当下改革春风,正是用银子之际,各地衙门都还在搜刮小金库,“自己友”都没放过,螺丝钉?于是有人支招,“帮主,都焦了,割了吧”。这就是1992年1月25日,《关于深化企业劳动人事、工资分配、社会保险制度的意见》出台,正式开始“割了”的序幕。

顺带提醒一下同学们,这类《意见》《条例》《讲话》的杀伤力,远高过出台《法律》,点解?奥妙就在出台这些《意见》《条例》《讲话》,老爷脑袋一拍就能出,半夜鸡叫也没关系。要出《XX法》,按程序就要过橡皮图章,就要论证就要提案,倒不是怕那些职业拍掌的老头老太太们反对,关键问题人多嘴杂,走程序也要花时间,走漏了风声,就起不到突袭屁民的最佳效果。而且这类《意见》《条例》《讲话》,红头文件发发,很多屁民根本不留心不留意,免得脱网。

《关于深化企业劳动人事、工资分配、社会保险制度的意见》一出台,醒目小青年,马上懂滴,拿了“买断工龄”的钱,开什么发廊餐馆,自主创业;就算南下赶春风投入第三产,早走一步,市场竞争小,也有做大做强的。最矛盾的是老工龄,舍不得,有的再混个车间主任中层干部,想到拖一拖,结果一拖后来整个破产倒闭,光荣下岗。4-50岁,一月几十块低保。当然老爷们也没有做事做绝,还是开展了很多相关服务,例如什么“再就业”培训,培训什么?还是洗剪吹。另外特意找个胖子,天天电视里高歌:

心若在梦就在
天地之间还有真爱
看成败人生豪迈
只不过是从头再来

——-实在温暖人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裆指挥枪 » 看图说话 从开发商的角度 闲聊神州房市走势与“鬼城”的产生 21-23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